[國際志工分享] 世界和平,你和我和他都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參與 | 澳門中華新青年協會

[國際志工分享] 世界和平,你和我和他都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參與

postcard-pic-cris

志遊人 Cristiano 尼泊爾志工營/2015

到達加德滿都機場後,我和同伴開始探索一下這個劫後之都。首先留意到的,自然是街上的建築物。加德滿都沒有摩天高樓,窄窄的街道兩旁,兩三層高的平房排得滿滿也沒能擋住遠方群山那道天際線。也幸而這裏沒有高樓大廈,否則那場地震的傷亡,便更無法想像。 加市是一座古城,滿街的老房子都陳雜著歴史。我們從街頭走到街尾,總有一兩處地方堆疊著瓦礫。那些幸運地沒有倒下的,不少也得靠著人工“拐扙”久延殘喘。而從屋外到屋內,大大小小的裂紋告訴我們那場地震有多慘烈。不過,幾個月過去,加市整體市面基本回復了以往的生氣——喧鬧的街道、如鯽的人群、還有那些左來右往的“罐頭巴士”。我們特意走到遊客區,看看地震對古跡的破壞和對當地旅業的影響。數月前在新聞紙上就看過了相關的報導,但眼前立體的景象還是相當震撼眼球。封鎖線後,一座座倒下的古剎、一堆堆沉默的磗頭、一道道深刻的裂紋……眼前的現實栩栩,令人無比唏噓。日落前,我們繼續在附近的小區游戈,佛塔前放著幾個小帳,住了一些無家可歸的人。一班小朋友在空地上玩耍,那個殘舊的皮球似乎讓他們暫時忘記了傷痛。

翌日,我們前往當地的義工組織VIN報到,轉交了在澳門籌集的捐款和文具物資。聽過了工作營的簡介須知,便和其餘幾位義工出發前往加市西北山區的一條小村。小村叫Jitpur,距離加市約三四十分鐘。沿路顛簸浪蕩、塵土飛揚,直到我們見到了Sam。Sam是我們的義工領隊,也是我們寄宿家庭的主人。下車後,經過十分鐘半爬半走的山坡小路,我們到了Sam的家——山邊一個鐵皮小屋。地震後,這個鐵皮小屋成了Sam的新居。小屋分兩半,一半是Sam的居所,另一半是我們四個義工的房間,中間覆蓋著幾塊大帆布。Sam的居所裡只有兩種電器——那盞懸在木樑上泛黃的鎢絲燈,以及,Sam口袋裡的手機。屋外小坡三十米處,是紅毛泥磗砌成沒有燈的浴間和廁所,不遠處放著一頂黑色膠水缸,水喉龍開出的“自來水”,便是自那裡來的。自然地,你會想到,水缸裡的水耗盡的一刻,便是世界末日了。當然,我們並沒有這樣兒嬉的死去。然後我們發覺,每天洗澡其實沒那麼理所當然。電呢?那仍然和運氣掛鈎。在山上,電比水更加飄忽,時有時無。但據我的經驗,無電的時候屬於多數。所以,白天沒事的時候不要老拿手機左推右推,不然晚上只能摸黑上廁房。至於飯餐,早午晚都由Sam一家供應﹣﹣早晚是素咖喱配白飯,以及一碗咸綠豆湯,午餐是三文治,裡面夾了兩片青瓜。在這裡,追求飽肚比款式和味道來得重要。然後不知多少時刻,想到阿娘做的菜,還真堪稱上品。吃完飯要洗碗,但在這裡洗碗也不簡單。屋外靠近山邊的地方放著兩個生銹的鐵桶,裡面盛著雨水或者洗過菜的生活用水。一點沙石和顏色並不影響使用,反倒是清潔碗碟用的清潔粉,用起來更加棘手。平常在電視上看的洗潔精廣告,很多標榜著“易過水”的特質。然而我從小到大都對這個“難易”沒有甚麼概念,直到我遇上了這種清潔粉。縱使用上了三五瓢水,碟上依舊潺潺滑滑。碗碟洗好了,只說明上面的菜汁飯粒不見了。手在上面摸一下,心便虛一下。山上沒有甚麼娛樂。晚上如果有燈的話,那麼飯後可以和伙伴聊聊天,或者看看書寫寫日記。沒燈的話,你可以在黑暗中坐在一旁欣賞一下蟋蟀音樂會,又或者,走到山邊和漫天星斗對望。星星在澳門是奢侈品,不過在尼泊爾,你可以無限擁有。如是的,這段日子我們就待在這陋室裡。它,是我們的家。
這星期裡,我走訪過當地幾個社區項目的工作地點——山裡人家、村鎮醫療站、農村小學、婦女合作社、修道寺等等。

• 民家﹣主要是修廁所等工作。尼泊爾這裡從民族、宗教、文化、社會面貌各方面都和印度比較貼近。廁所的稀缺也很相似。義工會到山裡的一些民居中幫忙修建廁所,以及教導小朋友一些衛生常識。這種農村廁所不算複雜,但也不簡單。在鋪設排水系統之前,首先要做的,是挖一個深坑。泥沙中混雜著大量的石塊,所以挖泥和采石是要同步進行。工具也很簡單,一個鑿、一把鏟、一對手。
• 村鎮醫療站﹣在農村地區,除了巫術治病,也有一些西式醫療站。外觀上,醫療站就是一間平凡的小屋,裡頭只有一些簡單的設備,人員也缺乏。不過也千萬不要看少這個簡單的醫療站,地震的時候,這裡也拯救過不少生命。在這裡工作的義工必須都是專業醫護,然後待上三五七月這樣。
• 農村小學﹣其中一天我抽空到了當地一家農村小學上課,這也是我這趟行程其中一個最期待的環節。我以往到過不少落後地區的學校,但這間大山中的小學校,是我看過環境比較差的一間。幾幅磗牆蓋上鐵皮,放上幾排殘破的桌椅,外加一塊白板,便是教室,裡頭甚至連燈和教桌也沒有。不過這不太影響我們上課,如伙伴Wiko所說:“一個老師一支筆,哪裡都是課室。”我看過學生的一些課本,基本上都是英語為主,所以這裡的學生英語都不錯,也為他們將來到城市找工作提供了很好的訓練。我和其中一些學生聊天,出奇地他們很多都有聽過澳門,甚至知道這是哪裡。原來,尼泊爾有不少人在澳門工作,也間接令很多人認識了澳門。這個封閉的國度,也許沒有我所想的那樣封閉。
• 婦女合作社﹣尼泊爾是傳統的男權社會,即使走到了廿一世紀,婦女地位仍然低微。從教育到工作、家庭到社會,她們都是弱勢的一群。經濟獨立,是提昇婦女社會地位的重要一環。而婦女合作社,是“婦女自強計劃”Women Empowerment Project 其中一個項目,為村裡的婦女提供經濟援助。它的原理大概和銀行差不多,由村裡的婦女籌集資金,然後支援當中一些婦女當起小手工業者,慢慢建立自己的小生意。當然,“計劃”也為婦女提供其他服務如職技培訓和婦女教育等。
• 修道寺﹣尼泊爾是傳統印度教和藏傳佛教國家,印度神廟和喇嘛寺在國內相當普遍。一天我到訪了較遠一個山頭的喇嘛寺。寺的外觀和西藏多數的佛剎差不多,白紅黑金仍然是主要的色調,神秘而莊嚴。一個個穿紅色袈裟的小喇嘛在寺裡受教聽道,也住在寺裡。除了佛學之道,一般的語文算術都要學。寺裡頭有幾位外國義工長期教授英語或數學等知識,他們住在寺裡,和那裡的佛學大德一同襌修學道,也遵守寺裡的一切戒條。他們除了教學換宿,也習得佛道,而最重要的,是在這段期間得到的靜謚和甯。

九月廿一日,剛好是世界和平日。FFN在我們所處的村子舉行了一個關於世界和平的討論和祝願活動。會上有儀式紀念四二五大地震的死難者,以及有來自世界各地包括港澳、日本、泰國、捷克和尼泊爾本地的義工分享對世界和平的看法。我們都不是政治家、軍事家、科學家,這樣柴娃娃的討論好像沒有半點實際成效。不過我深信,世界和平絕對不是一小撮人的事,作為地球村的一分子,你和我和他都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參與。重要的是,我們都有著同一個信念。

時間關係,我沒法在尼泊爾待上三五數月,但這段短短的日子給我的回憶實在太多,對於很多義工工作的辛甜況味,我只能輕輕帶過無法詳錄,當中很多故事、很多感悟,有待有心人去親身感受。

額上塗過了tika,我帶著不捨的心情離開尼泊爾。思緒隨著筆頭在轉,又是時候,我要開始計劃人生的下個目的地了。

會址 / 秘書處
電話: (+853)2835 8963
傳真: (+853)2835 8736
電郵:mymacau@macau.ctm.net
地址:澳門若翰亞美打街7號友聯大廈地下I鋪
辦公:周一至周日 09:00 - 18:30
新部落II
電話: (+853)2884 2705
傳真: (+853)2884 2707
電郵:nt2.mymacau@gmail.com
地址:氹仔杭州街雄昌花園46號地下U鋪
辦公:周一至周五 12:00 - 21:00
周六及周日 11:00 - 23:00
生涯規劃諮詢中心
電話: (+853)2884 2719
傳真: (+853)2884 2707
電郵:career.myorgmo@gmail.com
地址:氹仔杭州街雄昌花園46號地下U鋪
辦公:周一至周五 09:00 - 18:30
周六及周日 09:00 - 13:00
信和醫療中心
電話: (+853)2826 1727
傳真: (+853)2826 0921
電郵:sonvomed@gmail.com
地址:澳門筷子基蘭花前地278,284號信和廣場地下N及T鋪
辦公:周一至周五 09:00 - 13:00 , 15:00-22:00
周六、周日及公眾假期 09:00 - 14:00